ST ILL

目前主V3,BLBGGL杂食,观看时请自己注意。 个人喜好倾向详细可以看主页写着置顶的链接。更新时间很随意♪

假弹丸论破V2




这次是接续上一篇V2妄想的剧情,依然是天海王马,有剧透V3本篇和大量个人解读。尽量让剧情本身和本篇能够衔接得上……这次也是在官方出解释之前赶紧先自己爽一下。

本来想画,可是两人对谈内容太多,画起来由于自身能力不足会导致画面表达更容易变得贫乏……我、我输给了很可能变成满屏对话框还塞不下对白的场面……

前思后想决定试试挑战另一种方式也就是写出来……写出来果然几乎都是对话(倒下


前情是 http://stills.lofter.com/post/d7219_eadd831 里的第一条,内容还是有点关联的。

下面都是字了……!




*****************************************************


随着紫色的液体被倒入杯中,可以清晰地听见碳酸饮料里的气体妄图挣脱液体束缚时的细碎声响。

“嗯……就算在这种情况下,还是会有饥饿的感觉来提醒自己应该吃东西,这说明我的身体比思考更加重视生命吗?这么单纯的胃跟骗子真是不相配,什么时候摘除掉它好了,以后就用心脏来消化吧!”

一如既往地发表着无边际的奇异发想,推开手边的薯片包装袋把杯子放下之后,王马小吉的视线移动到了桌子对面坐着的人身上。食堂里只有他们两人,如果光看地面的影子,来自正上方的明亮光源使得有人落座的位置看上去和仅有椅子的空位好像没什么区别。

“都交给心的话负担也太重了吧。”

天海兰太郎只是微笑着接了一句,顺便也确认了就算说话也不会出现什么因为低温而产生的呵气成霜现象,只是略显得空旷的房间使人产生了寒冷的错觉。和王马那边不同的是,天海的面前并没有放着什么东西。几分钟前超高校级的总统喊着野餐就是要有被食物包围的气氛而将拿来的大量零食堆在身前的桌面上,直到现在也还没有把其中任何一样放入口中。

“啊哈——突然说出了好像人生经验谈一样的话呢!但是作为零食大餐后的甜点还不坏哦,干脆在这里探讨一下小天海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好了!”

王马点了点头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提案,然后在下一秒——

“小天海你参加了上一轮自相残杀对吗?”

压低了一些的声线,无法猜测出内心的平淡语气带来的是突如其来的爆炸性发言。

天海不禁苦笑了一下,看来要觉得习惯了对方的言行依然还是为时过早,而总统的发言时间依然在继续。

“明明需要跟黑白熊确认的事项比全身的细胞还要多哦?比如下一次什么时候开始,会有什么人参加,还有奖励的具体细节,就这样放它走了很不像小天海多虑的风格。”

王马的脸上浮现出了平时常见到的玩味笑容。

“奖励之一是继承记忆,这就是你上一次选的东西吧,你已经知道能问出什么内容了。大概是打算主动告诉我问黑白熊能知道的下一轮相关的事,万一我不信你的说法还能去跟它取证。”

然后他的语速变得快了起来。

“但是啊,故意让我发现这个,好像在试探我的洞察力似的让人不爽,所以干脆就把你遮遮掩掩的东西一下——子曝光出来了!”

王马从座位上站起身,离开了他刚才营造在身周的所谓野餐气氛,绕着桌子走向一直没有插话的天海,接着直接坐在了天海身边的桌面上毫不客气地迎上了他的目光。

“小天海要是对我有什么期待的话,倒是希望你能向我展现一些更有诚意和实力的做法啊。”

被这对紫色的眸子俯视真是难得一见的情景。

“被王马君提问就没法撒谎了啊……实际上就是像你说的这样。”天海非常干脆地承认了。“哪怕需要黑白熊作证也好,无论如何也希望我说的东西变得更可信,因为上一次的参加者——”

“和这次一样吧。”

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说出口的是对一般人而言难以置信的内容,王马就像是不等智力问答节目的主持人读完题目就按下抢答键的参加者一样,期待着对方会怎样回应的样子好像会从眼睛里冒出星星。

天海点了点头,然后对方的表情变得更加兴高采烈了。

“这么科幻的展开怎么可能发生呢!小天海是做梦了吗,这么想要跟大家一起玩吗?青春期的男生想要做点不健全的梦的话还是选择其他方向比较好吧,啊可能我现在就在小天海的梦里呢,为了把这个梦吃掉!”

“哈哈哈……这个可能性明明是王马君自己提出来的。”

“是啊,我为什么会知道呢?我想起来了,我也是上一轮的幸存者,只不过不小心把特典物品弄丢了!”

带领着对话节奏的王马看起来情绪越来越高涨。

 “王马君能想到是因为黑白熊刚才自己说了。”

而天海想做的事的确需要向对方进一步展现自己。

“刚才黑白熊提到它派发给大家的情报量是一致的,我想在那个时间点它的确说了真话。所以只要过滤一下那句话之前是否有没向你公布过又能成为动机的情报内容就能知道了。也就是说,这次的动机很可能是‘你们将要去参加下一轮自相残杀。”

 

这句话不仅仅是说给这两人的,而是作为动机向其他人也宣布了。

「你们」这两个字中包含的,还有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人——无论生死。

全部人都得知了这一点,每个人都将参与下一轮游戏,即是死去的人会全部活过来。

这种奇妙的现象得以成立也就代表这里并不是现实世界。

 

“王马君问我是不是参加过上一轮应该是结合了这点而产生的推测。”

“嗯——会是这样吗——”

“这样的自相残杀进行了多少次我不能确定,实际上我只有上次的记忆。经过这一轮我发现有些东西是基本一样的,比如黑白熊给出的关于外部世界毁灭部分情报的前后顺序是没有改变的,大家各自的超高校级的能力也似乎没有什么变动,但是其他促进杀人的动机倒是完全不一样。性格方面感觉和上一次差不多,只不过由于各种因素,相处中并不会发生完全一样的事,所以也不能肯定。”

作为叙述方的天海尽可能语气平稳地把这些承载着过去重量和决意的东西缓缓道来,而王马专注倾听的样子比天海想象中的要认真,连刚才在桌子边悬空晃悠着腿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仅仅在天海提到最好重视入间才能的时候回了一句“欸——”。那副完全看不出动摇的样子让天海不禁猜想,哪怕是出现了对普通人来说在情感上会一蹶不振的事,王马也不会愿意给别人安抚他的余地吧。

“以及虽然不知道之前拿到生存者特典的人给自己留了什么信息,从现状来说可以推测的是,应该会被禁止提到另一个拿到奖励的人。毕竟我和上一轮的生存者也说过要合作的事,可是在这次游戏的开始对方看上去对我和对其他人的态度完全一样。”

“嗯,这也是应该的,不然一开始两个人就顺利汇合对其他人来说也太不公平了,这种游戏一面世评价就会被刷得连一颗星都没有最多只剩下一个角吧。”

“而且,后来那个全学校地图也没有出现,说不定地图里标出来了什么特殊的关键地点,以至于会被见缝插针地回收。所以……我考虑过了,我再继续保留记忆的话恐怕之后也只是会变得容易搞混记忆和实际发生的事,精神方面也容易出现偏差,所以不如之后由我自己去拿地图。”

“记忆也是生命的一部分,小天海在进行自杀宣言哦。”

王马平静地说出了这句残酷的话。

“也就是说小天海希望我选择继承记忆并且在下一轮和你合作,要让我这个说谎者来转达你的记忆——你确定没有找错人吗?不过呢,我觉得现在有一样更应该优先讨论的事,那就是光靠黑白熊给的动机,真的能造成现在这个除我们外其他人全灭的场面吗?我想这里应该有个更加可行的做法哦。”

没有给天海回答的时间,他立刻接续了自己提出的观点。

“——就是由他们的同伴来继续煽动他们,说服大家这里是非现实的世界在有黑白熊的辅助下应该不难。除掉我和小天海的那些人都不算好斗,是对大家比较友善的人,是会为他人担心的人。正因为如此,他们比谁都更怀念死去的同伴,比谁都期望一场盛大的翻盘。”

王马夸张地张开双手,像是要向人群演讲一般对着空旷的餐厅的大声说道。

“想要再见那个人一次!对这样现状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了!因为觉得为时已晚所以希望干脆重来,就算现在继续拖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这样的想法是会让人的脑袋变得奇怪的哦。”

然后他回头重新看向天海。

“对于那些容易盲从的人们,只需要在这样的时刻候有个值得信赖的人稍微争取一下,就能让大家原本平和的内心发生巨大的化学反应,甚至促使他们自己主动放弃对生命的执着,‘相信我下次能改变局面’之类的台词应该不难想吧!为了确保掌握转机钥匙的自己活到最后拿到奖励,必须让这些人成为牺牲品!但是要他们真的去杀人是需要勇气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会出现什么发展呢……?”

他把食指移动到了唇边,就像要诉说什么秘密一样连音量都降低了。

“如果我是个容易被煽动却又胆小的人的话,应该会这样说吧——‘我害怕自杀,也不愿意对别人下杀手,所以希望由你来杀死我,将我的性命一起背负’……胆小者可是很可怕的,他们正因为自己无辜,会越发无顾忌地让别人去承担恶名。”

王马的眼睛眯了起来,弧形的眼角就像一直以来熟悉那样彰显着笑意。

“顺便一说不受大家信赖的我是没办法做到的,无论我说什么大家也不会真的听进去,不如说简直到了我一出现就会提高警惕不想让我靠近三米内的程度,连怂恿都做不到哦。”

话题发展的方向变得越来越清晰,天海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王马君……”

他念着不肯让人看透真心的少年的名字,此刻眼中映出的是,对方越来越扭曲的笑容。

 

“——现在来回答问题吧,小天海,你想拯救大家吗?”

 

这是陷阱吗,是谁为了什么而铺设的陷阱,陷阱的另一边又会是什么呢,如果来到这里就已经等于身处崖底的话,这正不断下坠的感受又是怎么回事?哪怕已经共同相处过了一段时间,对着心思难辨的他人,真的能够下决心去相信吗?

 “嗯,我想。”

面对带着挑衅的提问,天海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马爆发出了一阵大笑。

“好直白的认罪发言,那么,是小天海你杀掉了他们吧!无论动机还是条件你都具备了,是用了小最原那边的毒药?用了小春川那边的武器?还是用了小梦野那边的奇怪设施?最后看见的是怎样自以为能得到救赎的表情?”

话语中带着任谁都能听出来的露骨恶意。

“啊啊太让人失望了,事到如今带着凶手嫌疑的你要靠什么来获得我的协助呢?要靠什么取信于我?现在你想要做的事会完全落空,过去用的心思全部都变成白费力。就算是超高校级的冒险家,这也冒险过头了!你应该不是那种以为去请求就能获得帮助的笨蛋吧!”

“我想做的事在刚才就已经完成了。”

像是要将一切打压下去的嫌恶情绪戛然而止,王马没有继续吐露恶言,只是面无表情地抬了抬下巴示意他继续。

想象着刚才充斥在空气里的恶意都突然实体化变成了砂砾落到地上,天海将一只手按在王马身边的桌面上,微微倾下身看向他的眼睛,用肯定的语气宣告道。

“处于这种情况下,知道得越多你就越不会允许自己失忆。王马君是一定会选择继承记忆的。这次的失败让我明白了现阶段按部就班是不行的,小风小浪也是不行的……就算你是真的觉得自相残杀很有趣也没关系,只要告诉你更多的情报,你就会想使用它们去做能引起更大轰动的事。我的目标就是促成这样的,足够改变局势的巨大转机。”

 

超高校级的总统王马小吉是个阴晴不定的说谎者,可是他会选择的路线在那个奖励出现的时候结果就已经十分明晰。多疑的超高校级冒险家选择去相信的不是他所说的话,不是他的品行,而是从他的行动中可以切实捕捉到的各种执着。就算无法触碰到内心也没关系,就这样保留可能性,将这份记忆交付给这样他,这就是经历过两次自相残杀的天海兰太郎衡量过局势而所做出的选择。

 

“……哈。”

王马垂下头叹了一口气,然后再次对上了天海的视线,他眨了眨眼,笑容又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脸上,与刚才恶狠狠大吵大嚷的样子判若两人。

“这就是超高校级的冒险家对我的观察结果吗?你还真是完全不了解我,平时明明有在跟踪我,还已经认识我两回了,这样甚至达不到我的FAN CLUB入门级水准。叫我展开一场刺激杀戮盛宴这种烂提议我怎么可能接受?骗人的!我会好好用小天海跟我说的事让大家焦头烂额的♪”

想说的事是否传达到了,真正答案能有被人所知的一天吗,谁都不知道。

“但是呢,关于这次最后的杀人事件,你也的确很难证明自己的清白,小天海。”王马带着笑意的语调似乎变得不那么锋芒毕露了一些,“如果成功举行学级裁判,光是从你身处的这个上轮参加者立场会带来的不良印象来看,你大概要被三两下干掉了,由这个动机引起事件的情况下小天海是最不利的一个呢。”

他眯着一边眼睛扬起手对着天海的方向做了个开枪的手势。

“你是说……”

“嗯,我觉得这次的动机是瞄准小天海的哦。一定是小天海总是向别人搭讪,所以被人讨厌了!罪魁祸首候选本来就不只有小天海一个,还有黑白熊啊,真是的这个动机好卑鄙哦,它一定特别不想把奖励发给你吧。”

王马的声音里明显透着愉悦。

“如果不是小天海造成这一切的话,现在的结果可真是好糟糕啊,因为——居然人死得太多导致没有进行学级裁判就结束了!学级裁判可是自相残杀的重头戏啊,一直以来黑白熊都基本以学级裁判为中心而进行铺垫,绝对不可能希望造成现在的情况吧。”

像是要嘲笑什么一样,他拖长了尾音说道,“因为,这可是要让观众看的东西啊——”

“按这个情况也就是说,虽然黑白熊那边可以影响的人想法,不过似乎有一项致命的地方就是无法完全掌控人的思路发展。”天海用手托着自己的下巴接着说出了推论。

“而且从发生了这件事却依然宣布进行下一次自相残杀也可以看出,哪怕进程中出现了小失误和偏颇也会被原谅的样子。进程不会因为这种事而被影响,看着我们的人,似乎心胸十分宽广啊。不过总之可以明白,无论做什么,想达到理想效果都最好是在学级裁判里呢,我会像小天海拜托我的那样让学级裁判血流成河的!”

“哈哈……我原来有拜托这种事吗……”

“欸——你这几天总出现在我周围不就是想通过眼神告诉我这个吗?虽然并没有经常对上视线。”

“那个是打算保护你。”

天海若无其事地用他一贯温和的声线说道,并不意外地看见王马露出了“哈?!”的夸张表情。

“不要开这种玩笑啊……反正是想监视我吧。”

“效果是一样的哦。”

“啊哈……我看上去是弱到需要人保护的吗,嗯,没错!像我这样的恶之总统难免被暗杀者之类的人追着,的确需要被好好捧在掌心呢!”

“因为,比如说像这样……”

两人之间的距离足够近到天海可以用这样突然的动作顺利抓住王马的手臂,他立刻可以感觉到对方第一反应是条件反射想要往后撤但又僵硬地中止了动作,王马带着疑惑的眼神扫了一眼被抓住的手臂,然后抬头看向了天海的脸寻求解答。

“干什么?到这一刻你终于暴露了,小天海盯上了我的手臂要拿去黑市贩卖吗。”

“王马君没有把我的话当回事吧……我是想说,王马君虽然不让人抓住思路动向,但是像这样抓到你本人却不是很难,感觉说不定会被针对。坚信自己不会被骗的人反而会容易被算计,有听过这个说法吗?”

“小天海你要是把这边的头发再留长一点说不定会变成小东条耶,啰嗦的特性已经很像了!不过动手是犯规的,要黄牌警告,等下会告诉你交罚金的账号的。”

王马嘻嘻笑着把手抽了回来。

“我会考虑加强防备的,谢谢小天海热情的忠告,是因为到最后了所以想跟我做些刺激的事来提高自己保留记忆碎片的概率吗,嗯嗯我也很希望呢——骗你的!因为就算回忆起来和男人亲亲我我也对以后的行动没有帮助吧。”

 “哈哈哈……说的也是呢。”

但是那个白色的小个子身影轻巧地从被他当做特等席的桌子上跳下来,似乎丝毫没有征求天海同意的打算,就这样上前了一步。

天海看着自己胸前吊坠边紫色微翘的发梢楞了一下,意识到刚才这个动作毫无疑问是对方抱了过来。

“小天海怎样都无所谓啦,但我如果想起来这个的话,至少可以知道不是敌人。”

像这样从靠近胸口的位置传来王马的声音是十分新鲜的感受。

“被恶之总统抱住也真是难得的宝贵体验。”

“不过你很快就不会记得了。”恶之总统毫不犹豫地丢出了这句话。

天海抬起手轻轻地搭在了对方的背上。近在咫尺的体温就像是催化剂,原本并不打算说出口的话和隐藏好的想法也会仿佛因此变得更容易失去束缚了。

“……想到要失去记忆,放弃迄今为止的自己,果然还是会有点紧张啊。”

“……”

“但是我想做的事有这样的价值。”

不知只是想说服自己还是希望能把这些话告诉什么人,天海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道。

“永别了,王马君。”

短暂的沉默之后,有一瞬间天海感觉自己背后的衣服被用力地攥紧了,接着怀里的人干脆地挣脱开了他原本就没有怎么施力的手臂,结束了这个拥抱。

“再见,小天海。虽然你不会有这段记忆,不过你这种多疑轻浮的个性应该有比较高的概率不被改动吧。”

个性不被改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天海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实际上并没法保证他们下次还能保有和现在一样的个性,既然记忆都可以随便消除,性格也完全有可能是可以调整的。那么在这个背景下,是否要调整的判断标准会是什么呢?

“观众的感受……”

“哎呀……小天海说了什么?”

预想到这一点的人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提高个性继续被保留的概率。而能够使用的筹码,就是让他们的表现更加出彩。

这是只有在这种最重视戏剧性和有趣度的背景下,正因为有观众存在才能作为筹码的东西。并不用获得全部人的认可,只要有大部分人在看到这些仿佛想结束游戏的讨论也依然觉得他们失去现在的个性会十分可惜就好了。

 

「希望你能向我展现更有诚意和实力的做法。」

隐瞒过去是没有必要的,因为那些看的人都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收敛实力也是没有必要的,因为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聪明的大脑也好,迷人的举止也好,把这些全部展现出来。

向他展现,并且让他们看到。

 

但是,这样的话……

 “……这才是王马君要跟我讨论的目的吗。刚才说的话……都是为了让你和我都以更大几率在下一轮自相残杀开始时候保留和现在一样的自我。”

“嗯?是这样吗?”王马歪了歪头用轻松的语气催促着天海。“小天海只能理解到这个吗?”

“还有……让最后的气氛变得热烈。”

作为超高校级冒险家的天海,习惯性地去衡量比对每件事的前因后果。所谓的冒险,即是去直面无限的可能性。天海调整了嘴角的弧度,然后对着那个表情如同只是恶作剧得逞一般的人,把这个可能性公布了出来。

“这简直和这场自相残杀举办方希望的局面一样。”

好像提前知道很多事,反复挑起气氛,还让最后的讨论都变得不断出现令人意外的展开,如同因为没有进行学级裁判而想进行补救,正是黑幕方才会有的举动。

“嗯,我做的的确就是这样的事呢。”王马目不转睛地盯着天海。

后者停顿了一下,“但是……”

但是如果不是黑幕方的话,这一刻说白了就只不过是顺应了他们的意志,未来的情况在发生之前都并不是真实,现在的场面只不过是迎合了黑幕的初衷,反抗到最后依然只能在舞台上按照定好的动作起舞,凄惨而难堪。

超高校级的总统在最后想做的事,是把一切可能性都收入囊中。

 

在要导向转折的词出现时王马明显皱起了眉,语气也变得嘲讽了起来。

“哈啊……到了这种时候,小天海难道也想说些相信不相信的话吗?”

而天海保持着笑容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说到身处这种可疑立场的话,并不只有王马君一个,我也一样呢。”

无论是负罪的嫌疑还是不堪的立场,此刻都不是只能独自一人承担。

 

听到这句话的人睁大了眼睛,然后“噗”地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服了小天海耶!刚才也是现在也是,会有这种主动提高自己嫌疑的人吗!因为不会进行裁判就这么肆无忌惮吗!”

“我可是相当喜欢治外法权的。”

 

然后天海被示意着俯下身了一些,王马凑到了他的耳边,在看不到彼此表情的情况下,这句话传入了耳中。

“……小天海果然不无聊哦。”

 

 

 

这一开始就是以“被人看着”为前提而进行的对话,以一部分生命为代价而发出的,像是挑战书一样的东西。

看着这一切的人,变得想要知道他们会做什么的话——

那可真是众望所归的事吧?

下次见到的时候,就是真正对决的时间了。

 

 

***************************完***************************



想到这个的契机是小吉本篇里诸多仿佛看穿一切的言行,还有天海给自己的留言里提到了一句“你第一件回想起来的事是有关超高校级狩猎”的内容。

“第一个记忆是超高校级狩猎”这是由过去的自己向现在的自己请求信任而用作依据的话,或许得起码亲眼看见它两次在游戏里出现才能有点把握吧?在不脱离游戏变回玩家立场的情况下,是不是天海也有了作为V1生存者之一的可能呢?(官方未填V2我还挖V1……

而且视频中的天海在“其实我不是第一次参加自相残杀”这句话里用的词是“我”而不是“你”(又挖了一下V1

还有就是黑白熊说“王马推理出来的外界情报八九不离十”……它是怎么知道他到底推理了些什么?小吉会跟黑白熊说的可能性比较低,更不太可能会在自己房间里把推理全部自言自语说出来(虽然如果自言自语的确很可爱),想了想那能在什么时候,能和什么人说呢。

就想到了像现在这样的剧情。

以及在这篇里,出于一些个人的理解而对“最后剩下两个人时自相残杀停止”的解读和本篇最原的说法不一样,是作为“最后两个人将获得奖励”来解读的,带着这种可能性来看本篇或许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呢……

评论(18)

热度(132)